打锦州麻将下载
網站首頁 動遷案例動遷款分割 列表
靜安法院:居住困難戶托底人員享有該基地人均托底安置補償利益
編輯時間:2019-03-22 14:44 作者:yanmon 瀏覽量:0
靜安法院:居住困難戶托底人員享有該基地人均托底安置補償利益


【基本案情】

陳某勇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由陳某勇分得上海市靜安區江楊南路XXX弄XXX號XXX室房屋產權,陳某勇愿承擔相應差額款。

事實與理由:1、本案所涉《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協議》(以下簡稱“征收補償協議”)雖然是陳某勇作為承租人與征收方簽訂,但系陳某勇及鄒某英等在征收部門的協調下,在滿足各自分配需求的情況下才簽訂的,當時雙方就認購房屋的分配已經達成了合意。

陳某勇年事已高,本意優先考慮就近房源安置,考慮到鄒某英等的實際情況,已同意由陳良認購就近房源,由陳某勇認購郊區的兩套房屋,為此雙方均在各自意向認購的房屋所涉《安置房預約單》上簽字確認。

現一審法院不認可該分配方案,則陳某勇上訴仍要求認購就近房源并愿意全額補足房屋差價。

2、過某珍已在他處享受過動遷安置,且從未在上海市靜安區光復路XXX弄XXX號房屋(以下簡稱“系爭房屋”)內居住過,不再享受征收補償利益。

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辯稱,不同意陳某勇的上訴請求。

系爭房屋動遷時,只有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的戶籍在冊,陳某勇戶籍早已遷出,其只是名義上的承租人,也從未在系爭房屋內居住,動遷時鄒某英、陳某明及陳良實際居住在內。

過某珍曾經在系爭房屋內居住過三年,動遷時也被認定為居住困難,是托底保障對象,應當分得動遷補償利益。

雖然鄒某英曾在房源訂購單上簽字,但當時其并不知道完整的安置房源信息。

鄒某英等與陳某勇從未就安置房源的分配達成過一致意見。

一審法院查明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

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閘北一征所未作答辯。

金豐置業公司未作答辯。

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請求依法對系爭房屋征收安置補償款及產權調換的房屋進行分割,四套房屋(上海市靜安區江楊南路XXX弄XXX號XXX室、上海市寶山區羅和路XXX弄XXX號XXX室、上海市寶山區羅和路XXX弄XXX號XXX室、上海市寶山區羅和路XXX弄XXX號XXX室)歸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所有;2、請求判令陳某勇補償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經濟損失17萬元;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鄒某英與陳某明系夫妻關系。

陳良系鄒某英與陳某明所生之子。

過某珍系鄒某英母親。

陳某勇系陳某明父親。

系爭房屋系公有住房,系陳某勇單位增配,承租人為陳某勇。

該房屋租賃憑證記載的居住面積18.30平方米,其中二中樓10.2平方米,三層閣8.10平方米。

2013年9月2日,因閘北區晉元地塊舊城區改建項目,閘北區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決定》,編號為:滬閘府房征【2013】004號,系爭房屋納入征收范圍。

2014年3月19日,陳某勇作為被征收人及公有房屋承租人(乙方)與上海市閘北區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以下簡稱“閘北房管局”,“甲方”)、房屋征收實施單位閘北一征所簽訂了《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協議》,約定系爭房屋坐落于光復路XXX弄XXX號,房屋類型舊里,房屋性質公房,房屋用途居住,認定建筑面積28.182平方米。

價值補償款為1,213,715.29元。

經認定,乙方符合居住困難戶條件,居住困難人口信息為:鄒某英、過某珍、陳某明、陳良、陳某勇。

居住困難增加貨幣補貼款106,284.71元。

裝潢補償為8,454.60元。

乙方選擇房屋產權調換,甲方提供乙方產權調換房屋四套:1、上海市江楊南路466弄18幢西單元X號2601室房屋(建筑面積83.44平方米,回購價1,632,044.90元);2、上海市羅和路935弄4幢東單元X號1703室房屋(建筑面積66.25平方米,回購價611,978.29元);3、上海市羅和路935弄8幢東單元X號1002室房屋(建筑面積50.94平方米,回購價471,403.69元);4、上海市羅和路935弄8幢東單元X號1103室房屋(建筑面積51.04平方米,回購價472,358.19元)。

四套房屋總建筑面積為251.67平方米,價格總計3,187,785.07元,房屋產權調換差價為1,867,785.07元,由乙方向甲方支付。

其他各類補貼、獎勵費用:1、搬家費補貼1,000元。

2、設備移裝費補貼2,500元。

3、簽約獎勵費60,000元。

4、被拆面積獎80,000元。

5、無未經登記建筑獎50,000元。

6、提前搬遷獎30,000元。

7、過渡費66,000元.8、異地戶型補貼180,000元,合計469,500元。

乙方在辦理產權調換房屋進戶手續前,應向甲方支付約定的差額款項,計1,389,830元。

期間,該地塊在規定的簽約期內,房屋征收范圍內簽約戶數達到被征收總戶數的85%,本協議生效。

2014年3月21日,陳某勇領取了基地發放的搬遷獎勵款2萬元。

至系爭房屋納入征收范圍之日,系爭房屋由鄒某英、陳某明、陳良實際居住,房屋內在冊戶籍人口為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

《安置房預約單》載明,陳某勇確認上海市江楊南路466弄18幢西單元X號2601室房屋產權人為陳良;上海市羅和路935弄4幢東單元X號1703室房屋產權人為陳某勇;上海市羅和路935弄8幢東單元X號1002室房屋產權人為鄒某英;上海市羅和路935弄8幢東單元X號1103室房屋產權人為陳某勇。

后陳某勇辦理了上海市羅和路935弄4幢東單元X號1703室房屋的進戶手續,并就該房屋與金豐置業公司簽訂了《上海市商品房預售合同》。

上海市江楊南路466弄18幢西單元X號2601室房屋、上海市羅和路935弄8幢東單元X號1002室房屋、上海市羅和路935弄8幢東單元X號1103室房屋尚未辦理進戶手續。

目前上海市江楊南路466弄18幢西單元X號2601室房屋產權登記在上海北方建設有限公司名下,上海市羅和路935弄4幢東單元X號1703室房屋、上海市羅和路935弄8幢東單元X號1002室房屋、上海市羅和路935弄8幢東單元X號1103室房屋產權登記在金豐置業公司名下。

一審法院另查明,鄒某英母親過某珍居住的上海市寶山區呼瑪三村X室房屋,系鄒某英父母居住的老房子上海市靜安區共和新路XXX號房屋(以下簡稱“共和新路房”)1993年動遷安置所得。

1998年4月1日,該房屋產權登記在鄒某英父親鄒某法名下。

陳某勇居住的上海市寶山區三門路XXX弄XXX號XXX室房屋,系普善路房1998年動遷安置所得。

2001年2月6日,該房屋產權登記在陳某勇與袁某蓮名下。

一審法院又查明,閘北一征所向法院遞交系爭房屋戶應付款結算單一份,該結算單載明以下內容:①和源名城上海市江楊南路466弄18幢西單元X號2601室房屋調撥面積83.44平方米,調撥封閉陽臺面積4.81平??米,調撥單價20,140元,調撥總價1,632,044.90元,實測面積83.08平方米,實測封閉陽臺面積4.588平方米,實測總價1,627,030.04元,補差面積-0.249平方米,補差單價20,140元,補差總價-5,014.90元;②羅店C2地塊羅和路935弄4幢東單元X號1703室房屋調撥面積66.25平方米,調撥封閉陽臺面積4.805平方米,調撥單價9,585元,調撥總價611,978.29元,實測面積66.23平方米,實測封閉陽臺面積4.8平方米,實測總價611,810.55元,補差面積-0.02平方米,補差單價9,585元,補差總價-167.74元;③羅店C2地塊羅和路935弄8幢東單元X號1002室房屋調撥面積50.94平方米,調撥封閉陽臺面積3.105平方米,調撥單價9,545元,調撥總價471,403.69元,實測面積51.19平方米,實測封閉陽臺面積3.304平方米,實測總價472,840.21元,補差面積0.25平方米,補差單價9,545元,補差總價1,436.52元;④羅店C2地塊羅和路935弄8幢東單元X號1103室房屋調??面積51.04平方米,調撥封閉陽臺面積3.105平方米,調撥單價9,545元,調撥總價472,358.19元,實測面積51.30平方米,實測封閉陽臺面積3.304平方米,實測總價473,890.16元,補差面積0.26平方米,補差單價9,545元,補差總價1,531.97元;以上四套調配房屋該戶應付款為1,387,615.89元(協議應付金額1,389,830元扣除該戶補差-2,214.11元)。

一審法院審理中,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認為,陳某勇只是系爭房屋名義上承租人,陳某明、鄒某英夫婦原先和陳某勇一起居住在普善路私房內,該房是50年代陳某勇買的,后因家里子女多,居住困難,陳某勇單位于1989年1月增配了系爭房屋,之后陳某明與陳某勇約定兩人戶口互換,即陳某勇戶口從系爭房屋遷至普善路房,陳某明戶口從普善路房遷入系爭房屋,且陳某勇承諾放棄系爭房屋動遷份額,陳某明也放棄普善路房動遷利益。

后來1998年普善路房動遷,陳某勇和三個兒子各分到三套三門路房子,陳某勇得了其中一套一室一廳,二個弟弟各拿了一套二室一廳,大哥拿了動遷款去別處買房,鄒某英和陳良的戶口,系1987年從共和新路房遷到普善路房,再遷到系爭房屋內的,等于鄒某英放棄了父母老房子的動遷利益,因為鄒某英是獨生女,沒兄弟姐妹,她戶口遷出去,共和新路房的動遷份額就沒有了,所以鄒某英應享有系爭房屋中應有的動遷份額。

同時,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表示,對四套房屋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內部具體分配方案為:上海市江楊南路466弄18幢西單元X號2601室房屋產權應歸陳良所有;上海市羅和路935弄4幢東單元X號1703室房屋產權應歸陳某明所有;上海市羅和路935弄8幢東單元X號1002室房屋產權應歸鄒某英所有;上海市羅和路935弄8幢東單元X號1103室房屋產權應歸過某珍所有。

支付給征收單位的補差款由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共同給付。

陳某勇認為,家庭內部戶籍遷移很常見,不是對調戶口,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稱是戶口對調沒有證據證明,陳某勇也沒有承諾過放棄系爭房屋的動遷利益。

過某珍系鄒某英母親,未實際居住系爭房屋內,系空掛戶口,且他處享受過動遷利益,不是同住人。

【法院判決】

一審法院認為,公民的民事權益受法律保護。

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居住房屋征收貨幣補償款、產權調換房歸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

根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相關法規規定,共同居住人是指作出房屋征收決定時,在被征收房屋處具有常住戶口,并實際居住生活一年以上(特殊情況除外),且本市無其他住房或者雖有其他住房但生活困難的人,本案中,系爭房屋被征收時,系爭房屋在冊戶籍四個,鄒某英、陳某明、陳良實際居住于系爭房屋內。

過某珍戶籍雖在系爭房屋,因未實際居住,鑒于征收單位將其計入居住困難人口,故過某珍應享有該基地人均托底安置補償利益,因該戶的補償安置系產權調換方式非貨幣安置,且審理中,鄒某英、陳某明、陳良愿意以房屋安置方式補償過某珍,并無不妥,法院予以準許。

系爭房屋其余征收補償利益由鄒某英、陳某明、陳良及承租人陳某勇共有分配。

由于各方選擇以產權調換房屋方式獲得安置利益,且房屋安置回購價值超出應安置補償金額,故各方在獲得房屋安置的同時,還應當另行支付征收單位補差額。

關于房屋分配,法院根據系爭房屋來源、系爭房屋實際居住人以及該戶實際取得的四套安置房屋總面積251平方米、不同配套房單價及地段差等綜合因素的考量,酌定陳某勇應分得上海市寶山區羅和路XXX弄XXX號XXX室房??一套為妥,其余三套房屋根據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家庭的具體狀況,歸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所有;關于該戶應付征收單位補差款1,387,615.89元,由于征收單位并未給出每套房屋對應的補差價,故無法確定每套房屋應付的補差額。

根據本案的實際情況,法院酌定陳某勇應付補差額346,903.98元,其余款項1,040,711.91元由鄒某英、陳某明、陳良三人共同支付征收單位。

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訴請陳某勇補償其經濟損失17萬元,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閘北一征所、金豐置業公司經法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不影響案件的審理。

一審法院據此作出如下判決:

一、上海市靜安區江楊南路XXX弄XXX號XXX室房屋歸陳良所有;

二、上海市寶山區羅和路XXX弄XXX號XXX室房屋歸陳某勇所有;

三、上海市寶山區羅和路XXX弄XXX號XXX室房屋歸陳某明所有;

四、上海市寶山區羅和路XXX弄XXX號XXX室房屋歸鄒某英、過某珍共有;

五、上海金豐易居置業有限公司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分別協助陳某勇、陳某明、鄒某英、過某珍辦理判決第二項、第三項、第四項下房屋產權過戶手續(相關稅費按國家規定承擔);

六、陳某明、鄒某英、陳良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共同支付上海市閘北第一房屋征收服務事務所有限公司調撥房屋差額款1,040,711.91元;

七、陳某勇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支付上海市閘北第一房屋征收服務事務所有限公司調撥房屋差額款346,903.98元。

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 規定,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院經審理查明,一審法院查明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審理過程中,陳某勇稱普善路房屋動遷后,其分得三門路房屋一套,建筑面積43.34平方米,產權登記于陳某勇及配偶袁某蓮名下,袁某蓮于2015年去世,目前該房屋由陳某勇一人居住,三門路房屋內僅有陳某勇一人戶籍。

上述事實有陳某勇在本院審理中的陳述予以證明。

本院認為,當事人對自己的主張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

沒有提供證據或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

陳某勇認為簽訂征收補償協議之前雙方就安置房源的分配已達成合意,但雙方并未在全部的《安置房預約單》上共同簽字確認,故對此觀點本院不予采信。

系爭房屋拆遷時,在冊戶籍人員為鄒某英、陳某明、陳良、過某珍。

雖過某珍未實際居住在系爭房屋內,且在他處享受過福利分房,但鑒于征收單位將其納入居住困難人口,故過佩珍有權分享托底保障的安置補償利益。

陳某勇雖是系爭房屋承租人,但其曾在他處享受過福利性動遷安置且居住不困難,征收時亦未實際居住在內,考慮到雙方通過本次征收來解決居住問題的迫切程度、于系爭房屋征收時的實際居住狀況、他處是否享受過福利分房、對系爭房屋的貢獻等情況,一審法院酌情就四套安置房源分配及調撥房屋差額款進行分配并無不當,應予維持。

一審法院根據各方當事人的訴辯稱意見及各自提交的證據對本案的事實進行了認定,并在此基礎上依法做出一審判決,并無不當。

綜上所述,陳某勇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

一審判決查明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律師分析】

公眾號“舊改征收律師”,上海動遷法網(dongqianfa.com)首席顧問雷敬祺律師認為:

1、戶籍在系爭房屋,雖未實際居住,但征收單位將其計入居住困難人口的,應享有該基地人均托底安置補償利益;

2、本案安置房屋未取得產證,目前,上海中院對類似情況已經做出相關裁定不予受理,等產證明確之后起訴。


打锦州麻将下载 4291879777134597612713766626363937226271513324182977132813898083371960573193657951524452366920442697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