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锦州麻将下载
網站首頁 動遷案例動遷款分割 列表
靜安法院:支內子女按政策回滬未實際居住也可以視為同住人
編輯時間:2019-03-22 14:43 作者:yanmon 瀏覽量:0
靜安法院:支內子女按政策回滬未實際居住也可以視為同住人


【基本案情】

上訴人彭某富、姚某芳、彭一上訴請求:撤銷一審法院判決,改判上訴人無須支付彭某2、彭某1征收補償款或者將案件發回重審。

事實和理由:彭某2將戶口遷入上海市靜安區昌平路XXX弄XXX號房屋(以下簡稱“涉案房屋”)后并未實際居住,其不住的原因并非房屋太小,也并非租房居住,而是住在其母親家中。

彭某2遷入戶口時承諾不提出住房要求。

彭某2、彭某1他處有房,不是安置對象。

彭某1能夠獲得安置利益,則彭一的兒子愛力克斯應當也能享有動遷利益。

被上訴人彭某2、彭某1共同答辯稱,彭某2沒有享受過福利分房,不屬于他處有房,應作為安置對象,享有拆遷利益。

彭一的兒子是外籍人士,不能作為安置對象。

上訴人在一審審理中自認于2015年搬離了涉案房屋,涉案房屋屬于空關狀態。

一審法院對于征收利益的分割有事實和法律依據,請求駁回上訴,維持一審法院判決。

彭某2、彭某1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判令:涉案房屋動遷利益中的人民幣(以下幣種均為人民幣)2,327,428元歸彭某2、彭某1所有。

一審法院審理認定事實如下:

彭某2系彭某富侄子,彭某1系彭某2兒子,姚某芳系彭某富妻子,彭一系彭某富、姚某芳女兒。

涉案房屋為公房,使用面積23平方米,原承租人周某娥系彭某富的母親、彭某2的奶奶,周某娥去世后,2010年8月19日,承租人變更為彭某富。

2017年6月,涉案房屋被納入政府征收范圍,征收決定作出之日,涉案房屋內有常住戶口5人,即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彭某2、彭某1。

2017年7月15日,彭某富作為承租人與房屋征收部門簽訂《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協議》。

協議約定,房屋性質為公房,認定居住面積為23平方米,換算建筑面積35.42平方米。

該戶不符合居住困難戶條件,并選擇貨幣補償。

涉案房屋價值補償款3,377,049.9元(其中評估價格2,216,654.44元、價格補貼664,996.34元、套型面積補貼938,730元);房屋裝潢補償10,626元;其他各類獎勵、補貼2,298,893.65元(其中不予認定建筑面積殘值補償50,000元、搬家費補貼800元、家用設施移裝費補貼2,500元、居住協議簽約獎勵205,420元、早簽多得益獎勵30,000元、居住全貨幣方式獎勵1,890,367.47元、限定選房補貼80,000元、簽約搬遷利息39,806.18元)。

經結算,該戶另獲得居住搬遷獎勵20,000元;居住提前搬遷加獎120,000元;臨時安置費12,000元。

上述征收補償款共計5,838,570元(結算時已四舍五入取整)。

一審法院另查明,彭某2于2006年6月28日按支內子女回滬政策,戶籍遷入涉案房屋,彭某1于2008年4月24日報出生在涉案房屋,彭某富于1958年8月9日報出生在涉案房屋,姚某芳、彭一均于1988年3月29日戶籍遷入涉案房屋。

2010年,涉案房屋承租人變更時,彭某富提交申請書一份,該申請書由所有戶籍在冊人員簽名,且申請書中載明:因周某娥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一十四日過世,現經家庭協商一致,由其子彭某富提出過戶申請,過戶后保證按政策可以回滬親屬的居住使用權。

庭審中,雙方當事人一致確認,彭某2、彭某1未在涉案房屋居住過。

彭某富、姚某芳、彭一確認自2015年起陸續搬離涉案房屋,征收前未在涉案房屋內居住。

【法院判決】

一審法院認為,公民和法人的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侵犯。

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居住房屋征收貨幣補償款歸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

共同居住人,是指作出房屋征收決定時,在被征收房屋處具有常住戶口,并實際居住生活一年以上(特殊情況除外),且本市無其他住房或者雖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難的人。

在被征收公有居住房屋處有本市常住戶口,因家庭矛盾、居住困難等原因在外借房居住,他處也未取得福利性房屋的,也視為同住人。

本案中,征收決定作出之時,涉案房屋處有五人戶口。

彭某2、彭某1對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同住人身份并無異議,故彭某富、姚某芳、彭一應認定為涉案房屋的共同居住人予以安置。

對于彭某2、彭某1是否屬于同住人的問題,雖彭某2在戶籍遷入后未在涉案房屋居住,然彭某2稱其系支內子女按政策回滬才將戶籍遷入涉案房屋,戶籍遷入時,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均居住在內,房屋又比較小,其無法實際居住,故長期在外租房居住。

對彭某2所述,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其他處并未取得福利性房屋,綜合考慮涉案房屋使用面積、居住情況、戶籍人口以及承租人變更時《申請書》所載明的內容等因素,對此予以采納,故彭某2亦應被認定為涉案房屋的共同居住人予以安置。

雖彭某1報出生在涉案房屋,但依法不能脫離法定監護人的監護而獨立生活,故彭某1的居住隨其父親,即彭某1其不能獨立分得分割涉案房屋的動遷利益,但對實際承擔監護義務的彭某2,可以就涉案房屋的拆遷補償款適當多分。

征收補償款的分割,應綜合考慮被征收房屋的歷史來源、居住使用情況、戶籍人員在他處是否已經享受過福利分房或拆遷安置,以及保障各家庭成員居住權益等各項因素,遵循公平公正的原則進行處理。

法院綜合考慮雙方的居住情況、家庭結構、房屋來源等因素,酌定彭某2獲得涉案房屋動遷利益中的1,750,000元,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共同獲得涉案房屋動遷利益中的4,088,570元。

判決:上海市靜安區昌平路XXX弄XXX號彭某富戶的房屋征收補償款中1,750,000元歸彭某2所有,4,088,570元歸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共有。

本院經審理查明,一審查明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審理中,上訴人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向法院提交了一份落款日期為2006年6月23日的信函,其內容為:“榮榮、菊芳:彭某2戶口報進昌平路XXX弄XXX號不享有居住權,并且與叔叔彭某富不發生經濟糾紛,不提出住房要求,對房子(包括原插原位)與他本人(彭某2)無任何關系,他本人無權參與,這事由父親(彭某寶)擔保。

”落款處為“當事人彭某寶、彭某2”。

對于該份信函,彭某2認為,下面的簽字并非其本人所簽。

為此,彭某富、姚某芳、彭一向法院申請筆跡鑒定。

本院認為,涉案房屋為公房,2010年5月彭某富向公房管理部門申請變更承租人時,曾經承諾保障可以回滬親屬的居住使用權,故彭某富應當保障彭某2對涉案房屋的居住使用權,現涉案房屋已被征收,彭某富作為公房承租人應就所得的居住房屋征收貨幣補償款安置彭某2、彭某1。

對于2006年6月23日的信函,本院認為,即便此信函為彭某2所書寫,但彭某富此后承諾了保障彭某2的居住問題,故對于彭某富的鑒定申請,本院不予準許。

涉案房屋拆遷時,彭一兒子戶籍并不在涉案房屋中,故不能獲得相應的征收補償利益。

一審法院綜合考慮涉案房屋的居住情況、家庭結構、房屋來源等因素,酌定彭某2獲得涉案房屋動遷利益中的1,750,000元,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予以維持。

綜上所述,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本院予以維持。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 第一款 第一項 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律師分析】

公眾號“舊改征收律師”,上海動遷法網(dongqianfa.com)首席顧問雷敬祺律師認為:

1、未成年人不能獨立分得分割涉案房屋的動遷利益,但對實際承擔監護義務的監護人,可以就涉案房屋的拆遷補償款適當多分。

2、支內子女按政策回滬將戶籍遷入涉案房屋,戶籍遷入時,房屋小,無法實際居住,也能視為共同居住人。


打锦州麻将下载 3746294533210178387706680483432578269711965228811493019466254427753264863185976211322091289166333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