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锦州麻将下载
網站首頁 動遷案例動遷款分割 列表
黃浦法院:享受過福利分房但仍居住困難,有權繼續主張拆遷補償
編輯時間:2019-02-23 20:56 作者:yanmon 瀏覽量:0
黃浦法院:享受過福利分房但仍居住困難,有權繼續主張拆遷補償
黃浦法院:享受過福利分房但仍居住困難,有權繼續主張拆遷補償
【基本案情】
原告鄭賢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判令被告鄭又泉、劉果奮、鄭蕾向原告鄭賢支付上海市浙江南路XXX弄XXX號(即浙江南路XXX弄XXX號)的房屋征收補償款95萬元。
事實與理由:原告與被告鄭又泉系叔侄關系,被告鄭又泉與被告劉果奮是夫妻,與被告鄭蕾是父女,與被告余衛是舅甥關系。
原告與四被告是上海市浙江南路XXX弄XXX號房屋(即浙江南路XXX弄XXX號房屋)(以下簡稱“涉案房屋”)的戶籍在冊人員,且原告長期居住涉案房屋。
2015年10月,涉案房屋所在地塊列入征收范圍。
2017年10月,被告鄭又泉簽訂了《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協議》,獲得系爭房屋征收補償利益共計2,870,764.67元,但未對原告作出任何安排。
原告系涉案房屋同住人,處于待業和無其他住房的狀況,生活拮據。
被告劉果奮在他處已享受過福利分房,被告余衛未實際居住,故均非同住人。
征收補償利益應由原告、被告鄭又泉、鄭蕾均分,故原告訴至法院,要求判如所請。
被告鄭又泉、劉果奮、鄭蕾共同辯稱,不同意原告訴請,涉案房屋實際居住情況與原告所述事實理由不符,原告不是同住人,不應當享有征收補償利益。
庭審過程中,三被告確認了原告的同住人身份。
被告余衛辯稱,其未在涉案房屋內實際居住過,對自己是否為同住人不清楚,就征收補償利益分配已與承租人達成協議且已實際收到10萬元征收補償款。
本院經審理認定事實如下:
一、上海市浙江南路XXX弄XXX號與浙江南路XXX弄XXX號系同一房屋。
涉案房屋為公有住房,原承租人為陳邊芬,系被告鄭又泉的母親,2005年1月陳邊芬去世,2005年4月承租人變更為鄭又泉。
劉果奮系鄭又泉之妻,鄭蕾系鄭又泉之女;鄭又泉系鄭賢的叔叔,余衛的舅舅。
涉案房屋在冊戶口五人,分別為戶主鄭又泉、劉果奮、鄭蕾、鄭賢、余衛。
其中鄭又泉戶口系于1997年1月4日從招遠路XXX弄XXX號XXX室遷入,劉果奮戶口系于2015年4月23日投靠親屬,從招遠路XXX弄XXX號甲XXX室遷入,鄭蕾戶口系于1988年5月12日從龍門路XXX弄XXX號遷入;鄭賢戶口系于1993年12月1日知青子女回城,從浙江省海寧長安知青廠遷入;余衛戶口系于1998年6月13日從上南路XXX弄XXX號XXX室遷入。
二、2015年10月15日,黃浦區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決定》,編號:黃府征[2015]4號,將涉案房屋列入征收范圍。
2017年10月19日,鄭又泉(乙方)與上海市黃浦區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甲方)就涉案房屋征收事宜簽訂了《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協議》(征收編號:65-0324),上述補償協議中約定:乙方的房屋坐落于浙江南路XXX弄XXX號,屬于上述征收決定的征收范圍。
房屋類型舊里,房屋性質公房。
公房租賃憑證記載居住面積13平方米,換算建筑面積20.02平方米,認定建筑面積20.02平方米。
房地產市場評估單價為31,531元/平方米、房屋征收范圍內被拆除房屋評估均價為33,498元/平方米、價格補貼系數為0.3、套型面積補貼為建筑面積15平方米;被征收房屋價值補償款1,240,162.96元。
其中,評估價格為670,629.96元、價格補貼為201,188.99元、套型面積補貼為502,470.00元,以上三項合計費用為1,240,162.96元。
乙方不符合居住困難戶的條件。
被征收房屋裝潢補償為10,010元。
其他各類補貼、獎勵費用:簽約獎勵費150,000元,簽約速度獎130,000元,家用設施移裝費2,000元,搬遷費2,000元,建筑面積補貼150,000元,無搭建補貼100,000元,購房定向補貼一280,810.80元,購房定向補貼二64,200元,購房定向補貼三80,000元,購房定向補貼四341,330元,獎勵補貼合計1,300,340.80元。
乙方選擇房屋產權調換,甲方提供給乙方的產權調換房屋計2套,房屋總建筑面積140.31平方米,分別是松江區泗涇XX地塊3棟/幢東單元1501室,建筑面積76.11平方米,房屋總價1,109,683.80元以及松江區泗涇XX地塊3棟/幢東單元1502室,建筑面積64.2平方米,房屋總價936,036元,以上房屋價格合計2,045,719.80元。
本協議生效后,甲方應向乙方支付共計504,794元。
涉案房屋結算單額外增加簽約比例獎70,000元,實物獎勵10,000元,搬遷獎勵費80,000元,協議生效計息獎勵費30,250.91元,期房臨時過渡費130,000元,合計320,250.91元。
被征收人所有結算單合計2,870,764.67元。
經查,產權調換房屋未辦理入戶。
因原告申請財產保全,故征收補償款項尚未領取。
三、根據《住房調配單》記載:1991年1月,陳邊芬(承租人)、鄭又泉、劉果奮、鄭蕾、鄭慧梅(余衛母親)、余衛居住的本市浙江南路XXX弄XXX號(面積13平方米)因擁擠困難新配招遠路XXX弄XXX號XXX樓XXX室甲(面積9平方米),承租人劉果奮,家庭主要成員無。
2015年劉果奮通過房改售房取得招遠路XXX弄XXX號甲XXX室的所有權。
1993年原告鄭賢作為知(支)青子女,從浙江海寧來滬就讀入戶,監護人為陳邊芬。
四、2011年4月7日,上海市黃浦區外灘街道福建南路居民委員會出具《關于鄭賢社區表現情況》,內容如下:“鄭賢系我福南小區居民,住浙江南路XXX弄XXX號。
該同志在社區表現良好,無違法刑事前科記錄,特此證明。
2009年,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作出(2008)閔刑初字第1384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其中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鄭賢住所地為“上海市浙江南路XXX弄XXX號”。
五、2018年4月13日,被告余衛出具《收據》:“本人余衛(身份證號:XXXXXXXXXXXXXXXXXX)今收到本次浙江南路XXX弄XXX號鄭又泉戶動遷安置中應得安置款:人民幣壹拾萬元整(¥100000)(備注:款項由鄭又泉和鄭蕾分別匯入)。
本人對本動遷安置項目沒有其他爭議。
特立此據,予以證明。
”當日,余衛收到鄭又泉及鄭蕾銀行轉賬共計10萬元。
被告余衛在2018年5月24日法院談話筆錄中確認上述《收據》由其親筆書寫且已收到10萬元,其未在涉案房屋內實際居住過,認為已取得應得份額,多余的部分不再主張。
六、2018年9月14日,法院組織當事人對被告鄭又泉、劉果奮、鄭蕾提供的過戶申請、過戶報批單進行質證。
2005年4月6日,鄭又泉作為申請人向上海合眾企業發展有限公司提出申請,要求承租戶名過戶。
落款處有申請人鄭又泉及同住人鄭蕾、鄭賢、余衛簽名、印章。
鄭又泉承諾,過戶后,外地按政策回滬的親屬的居住權并同意報入戶口。
4月12日,經公房管理部門審批通過,涉案房屋承租人變更為鄭又泉。
原告鄭賢對過戶申請中的鄭賢簽名及印章有異議,認為非本人簽名及印章,但對承租人變更該項事實予以確認;被告余衛表示因歷時太久,簽名及印章的具體情況記不清楚,但對上述兩份材料真實性無異議,且表示就分割征收補償利益10萬元已與承租人達成合意。
以上事實,由原告提供的戶籍信息資料、《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決定(14號線)》、《上海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協議》、結算單、居民戶籍資料摘錄表、《關于鄭賢社區表現情況》、知(支)青子女來滬就讀入戶審批表及戶口摘錄表、《住房調配單》、不動產登記簿等;被告鄭又泉、劉果奮、鄭蕾提供的個人活期賬戶交易明細、收據、過戶申請、過戶報批單。
以上證據、當事人庭審陳述,經法庭質證,本院予以確認。
【法院判決】
本院認為,同住人是指在房屋征收許可證核發之日,在被征收居住房屋處有本市常住戶口,已實際居住一年以上,且本市無其他住房或者雖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難的人。
他處房屋的性質,僅限于福利性質取得的房屋。
他處雖有住房但居住困難的情況,是指在他處房屋內人均居住面積不足法定最低標準的情況。
庭審中,被告鄭又泉、劉果奮、鄭蕾稱原告鄭賢及被告余衛雖然戶口在涉案房屋內但未實際居住。
但其提供的《過戶申請》中載明鄭賢、余衛以同住人身份在該申請上簽名、蓋章,該份《過戶申請》實質為承諾書,承諾當承租人變更為鄭又泉后,鄭又泉將保證所有戶口同住人包括鄭賢、余衛的利益。
另原告鄭賢戶口遷入時其身份為知青子女回滬,并經當時戶籍戶主、承租人陳邊芬的確認,故對鄭賢、余衛的同住人身份本院予以確認。
原告認為被告劉果奮享受過福利分房非同住人。
根據《住房調配單》記載,劉果奮新配招遠路XXX弄XXX號XXX樓XXX室甲房屋系為解決原住房浙江南路XXX弄XXX號居住困難,雖然新配房屋承租人記載為劉果奮一人,但解決的是該戶6人的居住問題,原住房面積13平方米,新配房屋9平方米,新配后人均居住面積仍低于7平方米,屬居住困難。
故劉果奮屬于享受過福利分房但仍屬居住困難,可享有征收安置利益。
本院在確認當事人征收補償份額時,需綜合考慮涉案房屋的來源、承租關系的變更、戶籍遷入的歷史緣由、戶籍遷入的時間長短、涉案房屋的實際居住情況、產權調換房屋的歸屬等酌情確認當事人的利益。
余衛確認在本次征收安置中與鄭又泉達成協議,分割征收利益十萬元且實際收到上述款項,上述款項之給付系承租人與同住人間自行達成的合意,于法不悖,本院予以確認。
結合本案的具體情況,遵循公平合理的原則,本院酌情確認原告獲得征收補償利益60萬元,由承租人鄭又泉支付。
被告余衛經本院傳喚開庭,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判決。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九十四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 、第一百四十四條 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鄭又泉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向原告鄭賢支付征收補償安置款60萬元。
【律師分析】
公眾號“舊改征收律師”,上海動遷法網首席顧問雷敬祺律師認為:
1、他處房屋的性質,僅限于福利性質取得的房屋。
2、他處雖有住房但居住困難的情況,是指在他處房屋內人均居住面積不足法定最低標準的情況。人均居住面積仍低于7平方米,屬居住困難。
3、享受過福利分房但仍屬居住困難,可再次享有征收安置利益。
4、當事人達成協議系當事人間對征收補償款的處分,于法不悖,法院予以確認。


打锦州麻将下载 72464121672596889969249581478834876940894161396809272648158817291821303886746258848104423331460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