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锦州麻将下载
網站首頁 動遷案例動遷款分割 列表
靜安法院:被征收人死亡,繼承人可以繼承拆遷所獲得的財產份額
編輯時間:2019-02-20 10:36 作者:yanmon 瀏覽量:0

■專業律師四專標準:專業;專注;專長;專心

■十年訴訟律師,法律策劃是法律服務的高級階段!

■上海動遷法網(dongqianfa.com);公眾號:舊改征收律師;頭條號:舊改征收律師

靜安法院:被征收人死亡,繼承人可以繼承拆遷所獲得的財產份額


【基本案情】

褚CY、褚LD、褚CJ、褚SD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或依法改判支持褚CY一方一審的訴訟請求。

事實和理由:1、褚SD作為褚ZD的親生子女,應當具有繼承權。

褚SD與褚YE之間沒有辦理過任何收養關系。

2、涉案的原閘北區芷江中路XXX號房屋(以下簡稱“系爭房屋”)是由褚CY等人的父親褚ZD和母親邱GZ在解放前建造,既然是解放前租地自建,則毫無疑問就應當是褚ZD和邱GZ的共有財產。

童ZY是在1953年才進入系爭房屋,故其并不是房屋的原產權人。

鑒于系爭房屋中有一半是屬于褚CY等人的母親邱GZ所有,故母親邱GZ的份額只能由褚CY等四人繼承,童ZY等人無權繼承。

3、父親褚ZD對系爭房屋擁有五分之三的份額,該份遺產應由繼母童ZY、褚CY、褚LD、褚SD、褚CJ、褚ED、褚XD、褚RP、褚YP等九人共同共有,平等分割。

褚RP、褚ED、褚YP和褚XD只能每人擁有系爭房屋十五分之一的份額,而褚CY等四人應每人擁有系爭房屋六分之一的份額。

系爭房屋評估價格為3,890,456.35元,故褚CY等四人每人的份額應為648,409元。

退一步講,即使不算邱GZ的份額,根據法定繼承,褚CY等四人也應每人獲得432,272.93元。

4、褚CY等四人的訴訟請求是分割征收房產,不是現金,一審法院判令褚ED一方支付現金于法無據。

5、一審法院關于系爭房屋建筑面積的認定是錯誤的。

系爭房屋面積111.52平方米在解放初期即建造完成,根本不存在褚ED翻建80平方米的情形。

6、一審法院僅憑土地證就推斷建筑面積是22平方米,亦屬認定事實錯誤。

土地證及土地證上的建筑面積,僅是一樓后面廚房間的占地面積和建筑面積。

二樓的居住面積是在一樓商鋪上面,故沒有土地證。

7、褚CY等四人從未委托褚ED代為簽署動遷協議。

沈XM未在系爭房屋中實際居住過,屬于空掛戶口,不應享有征收利益。

被上訴人褚ED、褚XD、褚RP、褚YP、朱AQ、褚YF、沈HF、褚MZ、沈XM則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原審第三人申興公司未陳述意見。

原審第三人金豐易居公司未陳述意見。

原審第三人盛淼公司未陳述意見。

褚CY、褚LD、褚SD、褚CJ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對系爭房屋動遷利益進行依法分割,要求上海市鹽鐵塘路XXX弄XXX號XXX室、上海市鹽鐵塘路XXX弄XXX號XXX室、上海市鹽鐵塘路XXX弄XXX號XXX室三套房屋歸褚CY等四人共同共有。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褚CY、褚LD、褚SD、褚CJ系褚ZD(1980年去世)與前妻邱GZ(1951年去世)所生育四個子女,之后,褚ZD與童ZY(2008年去世)再婚,兩人再生育四子女,即褚ED、褚XD、褚RP、褚YP。

褚YF系褚ED、朱AQ夫婦之子,褚MZ系褚XD、沈HF夫婦之女,沈XM系褚RP之子。

1988年5月20日《上海市國有土地使用權申報登記表》載明:土地座落芷江中路XXX號,使用權來源及共有情況“此房系童ZY之夫褚ZD解放之初租地自建,附84春夏房地產稅單,現褚ZD過世,由妻童ZY及七個子女共同繼承。

子:褚ED、褚XD、褚LD,女:褚CY、褚YP、褚RP、褚CJ”。

1995年9月26日《國有土地使用證》記載,土地座落芷江中路XXX號,土地使用者為童ZY等。

2014年3月5日,褚ED作為代理人與上海中瀚置業有限公司簽訂《上海市房屋拆遷補償協議》,協議中甲方為上海中瀚置業有限公司,房屋拆遷實施單位為上海申興房屋拆遷有限公司,乙方(被拆遷人或公有房屋承租人)為童ZY(亡)等,其時,系爭房屋內戶籍分為三戶,沈XM一戶,褚XD、沈HF、褚MZ一戶,褚ED、朱AQ、褚YF一戶。

協議載明,系爭房屋性質私房,認定建筑面積111.52平方米;乙方不符合居住困難條件,甲方補償乙方被拆遷房屋價值補償款計3,890,456.35元、其他各類補貼獎勵費用1,364,751.35元(搬家費補貼2,676.48元、設備移裝費補貼2,500元、居住裝潢補貼33,456元、協議簽約獎勵120,000元、早簽多得益獎勵20,000元、被拆面積獎勵223,040元、異地安置房購房補貼310,000元,困難戶戶內人補貼653,078.87元),上述款項合計5,255,207.7元。

協議并載明,乙方選購基地提供配套商品房共計六套,1、鶴沙路699弄X棟東單元1號103室,總價535,553.10元,安置人為褚ED、朱AQ;2、羅和路855弄X棟東單元16號1803室,總價484,617.60元,安置人為褚ED、褚YF;3、羅和路935弄X棟西單元5號702室,總價607,508.96元,安置人為褚YF、XX;4、鹽鐵塘路435弄X棟西單元1號603室,總價496,642.35元,安置人為沈XM;5、鹽鐵塘路435弄X棟西單元18號803室,總價657,398.95元,安置人為褚XD、沈HF;6、鹽鐵塘路435弄X棟西單元18號1202室,總價659,384.05元,安置人為褚XD、沈HF、褚MZ。

以上六套房屋總價為3,441,105.01元。

2014年7月7日《青-12(二期)舊區改造發放費用憑證》載明:該戶選購基地房款總額為341,105.01元,扣除上述房款,實發金額為1,814,103元。

領款人為褚ED。

2014年9月20日《青-12(二期)舊區改造發放費用憑證(搬遷及未經登記建筑獎勵)》載明,甲方另行向乙方支付無未經登記建筑獎勵30,000元、搬遷獎勵30,000元、提前搬遷加獎70,000元,合計130,000元,領款人為褚ED。

2014年7月,褚CY、褚LD、褚CJ三人曾訴訟至原上海市閘北區人民法院,要求確認三人各享有系爭房屋拆遷利益802,091.2元,同時要求確認童ZY遺產份額為728,233元。

該案審理中,申興公司確認系爭房屋安置人員為八人,即童ZY、沈XM、褚XD、沈HF、褚MZ、褚ED、朱AQ、褚YF。

2015年2月5日,法院送達(2014)閘民三(民)初字第1654號民事判決書,判決褚CY、褚LD、褚CJ各獲得房屋拆遷補償安置款180,000元,判決后,褚CY、褚LD、褚CJ以一審遺漏當事人褚SD為由提起上訴,因該原因,2016年3月10日,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裁定發回重審。

重審中,褚CY方撤回訴訟。

一審另查明,褚SD不滿一歲即開始隨姑母褚YE共同生活,1973年11月6日,褚SD自行填寫的《下鄉青年家庭特殊困難照顧回滬審批表》載明,家長為褚YE,家庭困難情況為“西寶興路XXX號,褚YE沒生過小人,78歲,從小領來此子,家中無人照顧。

”,該申請獲審批通過,褚SD因此獲準返滬工作生活,現褚SD戶籍、居住均在上海市楊樹浦路XXX弄XXX號。

一審審理中,褚CY等四人稱,1、系爭房屋建造后,褚ED、褚XD、褚RP、褚YP及其母親才遷入戶口,故該房屋是褚ZD個人所有的,是其個人遺產,褚ED、褚XD、褚RP、褚YP以及童ZY都是繼承人,褚ZD沒有遺囑,所有遺產法定繼承,系爭房屋評估價格是389萬,除以9人,每人45萬多,動遷時分配6套房屋,扣除6套配套商品房后還有近36萬元。

作為遺產,應當一半歸邱GZ所有,且邱GZ與褚CY等四人有法定繼承關系;2、褚SD出生后不到1歲其母親過世,之后由其姑姑照顧,但始終未辦理收養、領養手續,且褚SD2005年戶籍遷入系爭房屋,故從法律上來講,褚SD有繼承權利。

褚ED、褚XD、褚RP、褚YP、朱AQ、褚YF、沈HF、褚MZ、沈XM則認為,1、褚CY等四人不是童ZY所生,沒有共同居住、共同生活;2、因居住困難,褚ED一方曾對系爭房屋進行翻建,褚CY等四人戶籍不在系爭房屋內,對系爭房屋沒有作出任何貢獻,六套安置房屋與褚CY等四人沒有任何關系;3、褚SD不滿一歲就送給褚YE共同生活,長期相依為命,褚YE去世后所有財產由褚SD繼承,褚SD是褚YE事實上的兒子,五十年代收養法還沒有出臺,當時領養孩子普遍沒有手續,《下鄉青年家庭特殊困難照顧回滬審批表》等注明褚SD與褚YE是母子關系。

一審法院認為,公民合法的民事權益受法律保護,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侵犯。

褚CY、褚LD、褚SD、褚CJ皆為褚ZD與邱GZ子女,其中褚SD從小送與姑母褚YE處,結合褚SD長期與褚YE共同生活以及所填寫回滬申請表格內容等證據,可以認定褚SD與褚YE形成事實上的收養關系,故褚SD主張分得系爭房屋拆遷利益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褚CY、褚LD、褚CJ非系爭房屋同住人,但均可繼承褚ZD可得拆遷份額,三人通過繼承取得的拆遷利益以貨幣方式享有更為合理,故褚CY一方主張分得三套房屋的訴訟請求難以支持。

褚CY一方未提供充分證據證明系爭房屋建造于褚ZD及邱GZ夫妻關系存續期間,褚ED一方亦無證據證明系爭房屋建造于褚ZD與童ZY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一審法院根據1988年5月20日上海市國有土地使用權申報登記表所載“此房系童ZY之夫褚ZD解放初租地自建”之陳述,認定系爭房屋原始取得系褚ZD個人財產,雖1988年申報登記表中記載系爭房屋占地面積為23平方米,但1995年土地使用權證載明系爭房屋用地面積僅為22平方米,故法院認定在1988年申報土地使用權之時系爭房屋的建筑面積應為22平方米,根據2014年拆遷補償協議中核定系爭房屋建筑面積為111.52平方米的事實,結合相關證人證言,褚ED一方稱其因系爭房屋居住困難而進行過翻建的事實具備高度蓋然性,一審法院予以采納。

至于翻建面積雖認定系褚ED一方翻建,但其翻建之基礎乃基于褚ZD原始取得22平方米土地,故褚ED一方翻建所得拆遷利益應與褚ZD共享較為公平。

綜上,根據系爭房屋土地使用權取得狀況、對系爭房屋貢獻狀況、被拆遷系爭房屋價值等因素結合考慮,一審法院酌情確定系爭房屋中褚ZD可得拆遷利益為1,440,000元。

根據《上海市國有土地使用權申報登記表》,褚ZD可得拆遷利益1,440,000元由童ZY、褚ED、褚XD、褚LD及褚CY、褚YP、褚RP、褚CJ共同繼承,每人繼承八分之一,即各180,000元。

關于剩余拆遷利益及童ZY繼承份額一節,根據原審第三人在審理中的陳述可知,系爭房屋拆遷時認定受安置人員8人,除7個戶籍在冊人員外還包含童ZY,另有褚RP和褚YP為戶外共有產權人,一審法院根據拆遷補償款的實際組成、系爭房屋的居住情況、系爭房屋中戶口因素、對系爭房屋的貢獻與管理等多種因素,酌情確定童ZY在本次拆遷中的利益為590,000元,褚ED在本次拆遷中的利益為771,207.7元,褚XD在本次拆遷中的利益為664,000元,朱AQ、褚YF、沈HF、褚MZ、沈XM在本次拆遷中的利益各為264,000元,褚RP、褚YP在本次拆遷中的利益各為300,000元。

一審審理中,褚ED一方陳述其內部達成除拆遷安置房外關于181萬余元現金的分配協議,其中褚ED、朱AQ、褚YF獲得現金414,103元,褚XD、沈HF、褚MZ獲得現金455,000元,褚RP、沈XM獲得現金250,000元,褚YP獲得現金700,000元。

以上款項除褚YP尚余300,000元在褚ED處未給付外,其余均已兌現,故法院認定褚YP目前實際獲得拆遷款為400,000元。

褚ED表示其另行領取的130,000元獎勵費由褚ED與褚XD各獲得65,000元,褚XD、褚RP、褚YP、朱AQ、褚YF、沈HF、褚MZ、沈XM未提出異議,可予準許。

結合褚ED等人所應得拆遷利益數額,褚ED、褚XD、褚RP、朱AQ、褚YF、沈HF、褚MZ、沈XM應在多得的拆遷利益范圍內對褚CY、褚LD、褚CJ承擔給付義務。

鑒于褚YP實際所得拆遷利益未超過其應得利益,故無需對原告承擔給付義務。

關于童ZY拆遷利益的繼承份額,綜合其繼承褚ZD遺產份額部分,一審法院確認為777,000元。

【法院判決】

一審法院判決:

一、褚ED、褚XD、褚RP、朱AQ、褚YF、沈HF、褚MZ、沈XM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五日內給付褚CY、褚LD、褚CJ房屋拆遷補償安置款各180,000元(其中褚XD、沈HF、褚MZ在394,783元的范圍內對褚CY、褚LD、褚CJ承擔責任,褚RP、沈XM在2,642.35元范圍內對褚CY、褚LD、褚CJ承擔責任);

二、褚CY、褚LD、褚SD、褚CJ其余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本院對一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公民的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

關于上訴人褚SD是否有權主張系爭房屋拆遷利益一節,一審法院已作詳細分析,本院認同,不再贅述。

本案中,褚CY、褚LD、褚CJ戶籍不在系爭房屋且實際居住他處,故其并非系爭房屋同住人,其僅可繼承其父褚ZD可獲得的拆遷份額,且以貨幣形式取得拆遷利益為宜。

現褚CY、褚LD、褚CJ上訴稱系爭房屋系父親褚ZD與母親邱GZ的遺產,但其并未提供證據證明系爭房屋建造于褚ZD與邱GZ夫妻關系存續期間,而根據1988年5月20日《上海市國有土地使用權申報登記表》中“系爭房屋系童ZY之夫褚ZD解放初租地自建”的記載,本院認為,系爭房屋原始取得系褚ZD個人財產。

關于褚CY、褚LD、褚CJ上訴稱系爭房屋建筑面積111.52平方米均系在解放初期就建造完成一節,褚CY三人并無證據加以證實,且系爭房屋沒有產權證,而在1995年9月26日核發的《國有土地使用權證》上并未核定系爭房屋的建筑面積,僅載明系爭房屋用地面積為22平方米,再結合2014年拆遷補償協議中核定系爭房屋建筑面積為111.52平方米,本院認為,一審法院依照書面證據及證人證言,根據高度蓋然性的證明標準,認定褚ED一方因系爭房屋居住困難而對房屋進行了翻建,并認定褚ZD原始取得土地面積為22平方米,并無不當。

在綜合考量系爭房屋土地使用權取得狀況、對系爭房屋的貢獻情況、被拆遷系爭房屋價值等因素的基礎上,一審法院確定褚ZD可獲得的拆遷利益為144萬元,尚屬合理。

鑒于褚ZD已于1980年去世,故其可獲得的拆遷利益由其配偶童ZY及其子女褚CY、褚LD、褚CJ、褚ED、褚XD、褚RP、褚YP等八人繼承,每人可繼承18萬元。

綜上所述,褚CY、褚LD、褚CJ及褚SD的上訴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判決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

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 第一款 第一項 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律師分析】

公眾號“舊改征收律師”,上海動遷法網首席顧問雷敬祺律師認為:

1、繼承人可以繼承被繼承人拆遷所獲得的財產份額,因非房屋的實際居住人,一般以貨幣給付;

2、雖未記載在產權證上,但由于歷史原因,對房屋來源和面積形成貢獻的,可以分得相應份額。


打锦州麻将下载 52263453714178309792791229246818036038277754801853044339736753842489510182261391751817842333362155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